戰甲軍品資料網

    首頁 > 特種作戰 > 部隊與人物
  1. 內容

多部門聯合響應新概念——破拆特遣隊Breaching Task Force

封面圖是騙人的,我們今天所說的,是針對MCI/ASE案件當中的后續支援隊伍,并不是屬于“Dynamic Entry”當中的破拆技術,但相關文章可見底部在很多案件當中,需要執法部門以及消防部門


封面圖是騙人的,我們今天所說的,是針對MCI/ASE案件當中的后續支援隊伍,并不是屬于“Dynamic Entry”當中的破拆技術,但相關文章可見底部


在很多案件當中,需要執法部門以及消防部門聯動響應來移除現場的障礙物以營救受害者,這就催生出來了一個新的概念——破障特遣隊Breaching Task Force

眾所周知,美國軍隊是很擅長“搞破壞”的,戰士們有各種各樣的工具和武器并且接受了相當多的訓練來殺傷敵方士兵及其裝備。盡管如此,如果在面對敵方的碉堡或者需要自己開辟一條道路時,他們還是需要來自專家的建議——他們就是戰斗工程師——Combat Engineers。

1.webp.jpg

戰斗工程師就是受訓于移除那些阻礙士兵前進的障礙物的專家,他們能解決包括但不限于雷場,護堤,戰壕,反坦克障礙物,被炸毀的橋梁,碉堡一類的麻煩。他們能在河流上架起一道橋,在荊棘當中開出一條大道。戰場上,他們的職責就是——天塹變通途。

每當士兵們發現眼前有什么困難時,戰斗工程師總能帶著他們的“萬能鑰匙”出現。

 

執法部門也需要這樣的角色嗎?

 

在研究了多年的大規模傷亡事件以及隨機射手事件之后,我發現如果警方如果有一只屬于自己的“戰斗工程師”的隊伍,可以在一些情況下快速移除那些阻止他們更快找到并控制罪犯或者更快轉移和救援受害者的障礙物。

不管在哪里,我們總能看到警員沖進建筑物內試圖解救受害者,但被那些他們無法破除的障礙所阻攔——在很多案件當中,最常見的就是鎖上的門。在911事件之后,很多場所都加強了安保防范標準——增加了封鎖預案來抵御來自外部的襲擊。所以當警員進入一座商業建筑時,他們可能會遇到很多鎖住的門。總體來說這確實是一項不錯的安保措施——可以將槍手限定在有限的區域內,防止其四處逃竄。但是這也同樣為從外面進入的警員造成了障礙。

2.webp.jpg

看到紅色的鎖頭標志看見沒,看見了就懂了

另外,這些門如果一旦被在建筑內部的群眾加固過之后(那是肯定的,他們肯定不希望自己所在的小房間的門被槍手一腳踹開),會更加難以破除——在用家具擋住門,用門楔子卡住或者其他方法會讓破門過程的難度大大提高——用簡單的撞門錘,大錘等簡單工具很難搞定。

另外,警員們更不能指望著在里面的群眾能給他們把門打開——在這種情況下,里面的人是不太有可能相信你說自己是警察的,特別是現在很多射手都會穿跟警察所穿的戰術背心差不多的裝備。他們更不會愿意冒著可能存在的生命危險來跟你核對你的身份。這種情況在很多起隨機射手案件當中都出現過,所以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的警隊如果有這些專業人士,能夠提高救援效率。

(注:有些警員腦子比較機靈,把自己的執法人員證件從門縫底下滑進去,可以獲得里面的群眾的信任。當然,這也看情況,萬一人家覺得你這證是假的也沒轍)

 

然而大家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些細節

 

當伊斯蘭極端主義恐怖分子在2015年12月2日襲擊了位于加州圣貝納迪諾的社區中心時,警員不得不在搜索并清除整棟建筑之后才開始救援那些受困的群眾。

3.webp.jpg

白色建筑就是IRC社區中心,感受下這個工作量。你要是破門手你是不是得罵娘?

Travis Walker,一位在那起案件當中響應的戰術指揮官在報告中寫道——在主體建筑當中,三只SWAT隊伍共計破開了超過100扇上鎖的門。這對于那些負責破門的隊員來說簡直就是噩夢,有些隊員甚至因此受傷。

和大多數抵達這些大規模傷亡案件現場的警員相同,Walker的這些隊員也沒有這些門禁系統的電子通行卡,所以他們只能進行物理破門。幸運的是,幸好有之前的訓練,他們至少還有一些能破開這些門的基本破拆工具。但無論如何,這對于分秒必爭的救援現場還是杯水車薪。救援和清除行動慢一秒,就對所有的受害者和警員增添了一分危險。最終,那起案件當中花費了數小時才完全清除了社區中心。

在那起襲擊事件過后,Walker奔走于全國,警告公共安全人員要提前為這種情況做預案。他建議在巡邏車當中也配備破拆工具,并和建筑管理人員取得第一時間聯系已取得電子通行卡。我也曾經寫過文章來幫他宣傳,可惜時至今日也沒看到有什么變化。

 

不同的定位

 

當第一批警員抵達現場時,我們希望他們立即進入現場,盡快地找到,接近并控制住槍手。這些第一時間響應的“接觸隊伍”需要輕裝上陣,這樣才能快速移動,盡快完成任務。

4.webp.jpg

這些巡邏警員除了正常的執勤裝備,理想情況下還應該裝備有能抵御步槍子彈的防彈衣,長槍,更多彈藥以及更加全面的急救包。這些裝備應當能夠快速穿好或投入使用。其他的裝備則會放慢他們的速度,制造更多噪音暴露位置或者轉移他們使用武器的注意力,所以這些警員也不應該攜帶破拆工具。

但隨著事態的發展,第一響應隊伍完成了他們的任務之后,后續趕來的警員會組成其他任務組——比如當警方已經控制住了罪犯,這時就要對傷者進行轉移和營救了,警員和醫療以及消防人員會組成救援特遣隊RTF或者戰術醫療隊伍TEMS。


相關文章可見


戰術急救人員——TEMS(Tactical 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s)概述

救援特遣隊Rescue Task Force訓練中暴露的問題和教訓


這時,就可以向現場派遣攜帶有破拆工具的警員了,他們可以開始破拆那些已經沒有威脅存在區域的門,營救里面的群眾。同樣,如果此時嫌犯與警員開始對峙,警員也可以使用破拆工具來接近嫌犯。

 

當然,進行響應的警員第一選項還是獲得電子通行卡或者鑰匙,無果的情況下再考慮使用機械破門或者爆破破門,這時就需要“破拆特遣隊”上場了。

 

破拆特遣隊

 

讓帶著破拆工具的警員上或許可以解決問題,但是我認為還有更好的方法——仿照救援特遣隊RTF的概念,我認為可以讓執法人員與消防人員混編組成破拆特遣隊BTF。

5.webp.jpg

由于和救援特遣隊一樣,這支隊伍需要在“溫區”,即威脅未被完全消除但沒有直接威脅的區域內作業,所以仍需要隊伍當中的警員為消防人員提供安全保護。而消防人員則可以使用更為專業的工具比如液壓鉗等和更加豐富的經驗來完成破拆工作。所以這些消防人員也應當配備防彈衣以及頭盔來提供保護。

6.webp.jpg

此外,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破拆特遣隊的成員只應當在溫區或者冷區進行作業,如果明知道嫌犯可能就在那道門后,那么這樣的破門工作應當由SWAT完成——別忘了SWAT也有破拆手的!

 

為什么不直接訓練警員來使用這些設備呢?

 

答案顯而易見,因為這樣無疑會加重平時的訓練負擔以及購買額外裝備的資金負擔。

另外,消防部門的響應和執法部門的響應系統相似,如果警員能抵達現場,那么消防隊伍也能在大約相同的時間抵達。但如果單獨指派一支警員隊伍來完成特殊裝備的攜帶和使用,萬一他們在城市的另一頭怎么辦?萬一他們被堵在路上了怎么辦?

當然,想要完成這一新“單位”的架構,需要的不僅僅是這一個概念的提出,還需要更多多部門間的協調和指揮系統的聯動,當然,以及更多的訓練。

 

本文作者Mike Wood 翻譯Mai翻譯時有所改動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相關推薦
    加載中...
通比牛牛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