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甲軍品資料網

    首頁 > 裝備裝具 > 軍用食品
  1. 內容

舌尖上的戰場系列 · “鐵口糧”后傳:NVA時代的食物

本文為消失的軍隊系列外傳:民主德國的軍隊口糧

民德軍隊系列——

http://www.ahqfqp.icu/html/2020-03-09/7809.html

http://www.ahqfqp.icu/html/2020-03-16/7818.html

http://www.ahqfqp.icu/html/2020-03-26/7837.html

http://www.ahqfqp.icu/html/2020-04-01/7846.html

http://www.ahqfqp.icu/html/2020-04-08/7861.html


各國軍隊糧草為本。今天,我們順著民德軍隊的故事來看看他們的口糧如何解決。

image001.jpg

相比起二戰德軍的口糧隨著戰況不斷更改(或縮減),NVA的制式版本在冷戰時期則有著相對穩定的保持:這種“穩定”說的不僅是成品質量或口感,更多的是指其品類及組成的定型長期不變。

image002.jpg

軍營開放活動時給訪客分裝濃湯的炊事員。

盡管國家人民軍在組建之初借鑒蘇軍模式,但單兵裝備和后勤物資方面仍受德軍的傳統影響。比如說我們所熟悉的1931條例面包袋、水壺、飯盒、野戰餐具四件套等,其后續版本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中期依然是每一名作戰兵員的標配,甚至連用到兩德統一前夕的FKü-100/57野戰炊車也跟普魯士時代的“燉肉大炮(Goulashkanone)”相差不遠。所以當我們討論起NVA到底有多少地方學習蘇軍,又有多少方面直接繼承前時代德軍,從“糧草”這一點來切入相信會很有意思。

image003.jpg

FKü-100/57野戰廚房。

image004.jpg

同上,被一名前東德老兵用于擺攤。

image005.jpg

1979年使用的改進版180-662型。

image006.jpg

一臺野戰炊車就足夠一整個摩托化步兵連的主食。

 

駐地伙食

非常幸運地,三戰始終沒有爆發,換言之NVA的士兵大多數時候面對的還是駐地飯堂的熱菜,不用像二戰德軍般越來越頻繁地在作戰間隙中掏罐頭應急。

豌豆湯(Erbsensuppe)和獵戶腸(Jagdwurst)切片是最常見的飯堂菜,畢竟各種豆類為材料的流食或濃粥因制作簡單和飽腹感強而一直穩居德軍食譜首位,至于比鮮肉更方便保存的肉腸則能為主食改良口味外加補充熱量及蛋白質。

image007.jpg

豌豆湯,其實口感更像粥。

image008.jpg

Kelles牌的人民軍口味豌豆湯罐頭。

image009.jpg

獵戶腸。

image010.jpg

肉炸獵戶腸切片配通心粉。

獵戶腸的主要成分為精瘦肉、豬肚、牛肉、鹽、黑胡椒、蒜蓉、芥菜籽,其口感和大部分德式傳統香腸差別明顯,反而有點類似東歐式肉腸。NVA的炊事兵發明了種種用到獵戶腸的菜譜,比如將其切片再油炸成“肉扒”、或碾成肉沫進行翻炒,最后搭配土豆、通心粉、素燉湯等上桌。除了軍隊,獵戶腸在民間也十分普遍,到如今也是德國東部最受歡迎的香腸種類,可以用“東德版SPAM”來形容其地位。

image011.jpg

各種NVA食堂內的特色菜。

image012.jpg

托爾高軍營的廚房。

當尉官以下的軍人集中在士兵飯堂集中時,準尉以上的軍官會有另一個分隔的區域。除LSK和Volksmarine外,很多陸軍軍營甚至沒有嚴格意義上的軍官餐室,但可在軍官辦公區在會議室、或寢區的活動室用膳,順便作為非正式交談的場合。

他們的主食標準和士兵一致,除周六增加諸如炒蛋或蛋糕一類配菜甜點,并供應飲料(尤其是咖啡)。諸如民主德國國慶日、勞動節、人民軍成軍紀念、圣誕節和復活節(是的,東德也過這兩個節,但強化傳統民俗而弱化教會色彩)等重要節慶,士兵們則在寢區走廊擺好餐桌,在正副連長的陪同下享用晚餐。

作為慶祝,當日的值班炊事員會制作諸如水煮豬肘(Eisbein)、柯尼斯堡肉丸(因其名的敏感性,在DDR時代稱為“廚子肉丸”)、“死祖母(Tote Oma,一種混合了豬血的肉糜)”等主菜,配菜則是腌卷心菜和土豆泥。氣泡酒、匈牙利香檳、啤酒等飲料只在圣誕節提供,當季度表現良好的連隊還可以吃到燒雞。只不過NVA的燒雞通常是預先制作的,等需要加餐時才重新加熱,很多士兵對其變老的肉質感到不滿便戲稱以“塑料鷹”。

image013.jpg

演習或實地訓練期間就甭指望餐桌這種事了。

image014.jpg

諷刺片《國家人民軍》里的圣誕聚餐場面。老實說真要了解NVA的話,看這部電影算不上什么好主意,里面還是有蠻明顯的細節錯誤(比如尉官戴了士官的值日章)。

 

“原子面包”

自普魯士時代開始,設立野戰烘焙部隊(Feldb?ckerei)為前線供應新鮮面包已是德國最重要的軍事傳統之一。

NVA的指標要求在戰時保證每一名作戰人員能獲得日均1000克的面包,各后勤營下附設的野戰烘焙連需為此做好準備。跟野戰廚房一樣,野戰烘焙掛車在操作時會產生顯眼的炊煙,極易招來敵軍炮火。為此,烘焙作業不時在凌晨進行,要用3個小時來制作足夠一整個摩托化步兵營當日消耗的面包,再由運輸兵送抵各個連隊。

image015.jpg

1954年定型的野戰烘焙掛車。

image016.jpg

同上。

image017.jpg

烘焙連隊配送面包的場面,圖片上用的是容量更大的1969式烘焙車廂。除日常的補給任務外,特殊情況下也要緩解民間的食物短缺,比如1978大雪災期間。

image018.jpg

1969式烘焙車廂(模型)。

運送食物同樣是需嚴格訓練的工作,一旦公路連線被切斷,運輸部隊則化整為零改用輕型越野載具、摩托車甚至徒步繼續運送。整個冷戰期間NVA依然有配發背扛式熱食保溫箱(Essentr?ger),野戰廚房、烘焙連隊、運輸兵等一樣要掌握最低限度的戰斗技能或修筑工事技能以防萬一。

image019.jpg

綽號“原子面包”的公發黑麥面包罐頭。

除了上述措施,能隨身攜帶或用直升機緊急空投的罐裝面包也是必要的。任何一名從1965年到1989年服役的人民軍士兵都吃過這么一種、標簽為胡蘿卜色的罐裝黑麥面包:它凈重500克,能保存15個月,味道說不上好卻也壞不到哪里去。邊防軍在巡邏時會帶上兩罐,各大防核掩體里更是將這種罐頭堆積如山。因那年代大家常煞有介事地說“美國佬扔原子彈,大家就得躲到地下吃面包了”,士兵們便戲稱它為“原子面包(Atombrot)”。


“鐵口糧”2.0

NVA起初并不打算沿襲二戰國防軍的“鐵口糧(E-Portion)”體系,根據《烏布利希的士兵:國家人民軍1956至1971》所指,1950年代的作戰步兵攜帶口糧份額按規定為40克卡芒貝爾乳酪、40克意式香腸或豬肝腸、20克黃油、兩個小面包、當日所分配的新鮮面包及果醬、麥芽咖啡、混合可可粉各一份。

image020.jpg

東德版“鐵口糧”,右上角的罐頭為扁豆湯。

1950年代末,國防委員會重新引入“鐵口糧”區分,方便和平時的邊防巡邏或開戰后的快速突進。東德標準的“鐵口糧”包含罐裝面包、罐裝湯和罐裝壓縮餅干各一份,理論上足夠24小時的熱量(作戰環境下為12小時)所需。這里面最值得注意的是“維康納(Wikana)”牌壓縮餅干,其金屬包裝外貼有“1/2 E-Portion”標簽,表示其8400大卡的總熱量已勝任一份獨立的“半鐵口糧”。“維康納”餅干的保質期為36月,同樣因在地下防核掩體內大量儲存而得“原子餅干(Atomkekse)”綽號。

image021.jpg

Wikana Kekse,如今在德國東部依然生產發售。

“鐵口糧”2.0本身不包含任何飲料,因各部隊的相關后勤會視其實際情況進行發放。如Volksmarine的第6海岸邊防旅,其領取版本會額外加上1個香腸罐頭、1份半可可脂巧克力、1瓶維生素飲料及1份葡萄糖。多出來的元件既能確保海上巡邏時的全面營養攝入,也可在救起海難遇險者后用作救災物資。

image022.jpg

海巡快艇上專用的口糧補充件。

1970年代的單兵裝備改革期間,NVA開始試行“K口糧”。K表示Komplekt,是蘇聯軍事詞匯(Кοмплект,“全套”)的直接音譯,能在“全無可能部署野戰廚房的環境”下滿足48小時所需,或高烈度作戰期間的24小時所需熱量。

image023.jpg

“K口糧”的包裝。

image024.jpg

開啟后。

K口糧在華約同類型制品中算得上“終極口糧”般的存在,其包含的元件有——

image025.jpg

濃湯罐頭*2

image026.jpg

肉類罐頭*2

image027.jpg

香腸罐頭*2 , 面包罐頭*1(參見“原子面包”)

image028.jpg

半可可脂巧克力*1

image029.jpg

野營茶包*4

image030.jpg

鹽包*2(竟然是蘇聯生產的)

image031.jpg

凈水片*10+固體蠟塊*3+火柴盒*1

盡管K口糧的生產量不低,奇怪的是兩德統一前鮮少有士兵得知這款口糧的存在。其體積總和也大于東德制式步兵包所能容納(何況里面本身也得帶替換衣物、洗漱用品和急救物資等必備品)。因此有人懷疑K口糧實際是準備著核戰爆發后當“生存口糧”,遠非常規作戰口糧。

 

“全餐日”:香腸罐頭,各種各樣的香腸罐頭

最后,我們來說說NVA口糧最另類的一處——在同一時期,美軍的MCI里有牛肉、火腿、雞肉三大類,蘇軍的步兵包里有“Tushonka”燉牛肉罐頭,聯邦國防軍攜帶各種罐裝燉肉拌米飯——誰也料不到NVA解決士兵肉類需求的辦法竟是:大量增加香腸罐頭,各種各樣的香腸罐頭。

往好的方面想,NVA公發的香腸還是種類蠻多的:

image032.jpg

“肉血腸”,成分為豬肉、豬背肉、豬血和豬肝。

image033.jpg

“圖林根紅腸”,肉血腸的一種變體,跟東歐紅腸完全是兩回事。

image034.jpg

軍版“獵戶腸”罐頭。

image035.jpg

“梳肉腸”,用豬脖肉制作,官兵們戲稱其為“駱駝肉(Kamelfleisch)”。

image036.jpg

“肝腸”,成分為豬肝、黑胡椒、百里香、芥菜籽等。

image037.jpg

“Grobe Leberwurst”,即煙熏過的肝腸。

image038.jpg

“Landleberwurst”即混合了豬肉的肝腸。

另外有“意式香腸(Mortadella)”、“混合肝腸(Zwiebelleberwurst)”、“油豬肉(Schmalzfleisch)”三種罐頭的圖片沒有找到。

嚴格來說NVA的香腸罐頭味道并不差,問題是香腸罐頭的保質期遠低于罐裝面包或餅干。后勤軍官會在每個月隨機挑一個周末舉行“全套節(Komplekte-Tag)”,這一天值日的炊事員無需制作食物,只須把所有即將過期的罐頭拿出來教大家消耗干凈即可。官兵們對此的反響也兩極分化得厲害:只因一些人原本有機會休班離營吃家人做的菜,卻被迫留下來吃罐頭。

image039.jpg

NVA-flieger.de的站長(當年是LSK飛行員)描述“全套節”的情景。

w

 

參考出處:

1, ?Ulbrichts Soldaten: Die Nationale Volksarme 1956 bis 1971“, Rüdiger Wenzke

2, NVA-Ration K-Portion , MREinfo.com

3,Officiersschüler-Leben, nva-flieger.de

4,Wikana Online: Firmenhistorie

相關推薦
    加載中...
通比牛牛手机版 山西11选五遗漏 北京快乐8官网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正规 网上时时彩平台那个好 黑龙江6+1走势图 今日股票大跌原因 秒速赛车开奖网站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网上打彩票 体彩四川金7乐 三肖期期中特免费 黑龙江p62 辽宁体彩11选5计划 云南11选5走势图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