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甲軍品資料網

    首頁 > 裝備裝具 > 軍用食品
  1. 內容

舌尖上的戰場:二戰意軍篇

新羅馬的軍糧——二戰意大利軍隊口糧

image001.jpg


“新羅馬”

假如讓你回到1930年代初期,問當時的軍事觀察家“哪一支歐洲軍隊的發展潛力最好?”答案很可能是意大利。

即使在墨索里尼施加影響力推動軍事裝備的更新之前,意大利在歐洲的軍事存在并不容小瞧——這是除蘇聯外第二個最重視空降兵建設的歐洲國家,這是當納粹德國還在找漏洞規避《凡爾賽和約》時唯一一個敢公開增加國防預算的歐洲國家。也是少數幾個在遭受經濟大蕭條時并沒有削減軍用研發項目資金的歐洲國家之一。

可以說法西斯政黨在1929年到1934年這段,步步把持意大利軍隊的時間里,誰也不會懷疑他們在下一場戰爭——假如戰爭真的無法避免——中能起到的影響因素。

image003.jpg

雖然這個在今天看起來是個笑話,但在那年墨索里尼厲兵秣馬之際可真的沒有人敢隨便輕視。

image005.jpg

戰地記者Caesare Bonvini拍攝的意軍開赴埃塞俄比亞場景。

到了1935年10月2日入侵埃塞俄比亞那天,世人終于明白墨索里尼所鼓吹的“新羅馬”并非空談,意大利急欲要用軍事手段擴張其勢力范圍……問題是,到底“新羅馬”要用啥喂飽自己的大軍?

 

尷尬的意粉

在軍營,早餐有燕麥、蜜糖、牛奶和糖包;午餐和晚餐食用淀粉主食、蔬菜、西紅柿(對,西紅柿要特定區分出蔬菜外)、橄欖油、白面包、咖啡或者茶(這在墨索里尼時代是稀缺品,不管戰時還是戰前);供應三餐的配菜為奶酪、黃油或植物黃油,節日期間則會特別提供全麥面包卷或煙熏火腿三明治(參考出處:17thdivision.tripod.com)。這里所說的主食經常是意粉或米飯搭配以西紅柿為基底制作的佐料,換句話說——高碳水、高油脂、而蛋白質比例卻相當有限。

image007.jpg

一張比較少見的意軍軍營晚餐畫面。

image009.jpg

意軍的軍官專用餐具套組,被美88步兵師在北非戰場繳獲。

image010.jpg

該套組現藏于新奧爾良二戰紀念館。

不,我們不是說啥意大利名廚莉迪亞·巴斯蒂亞齊的水準,甚至連普通人家里做的“蒜拌橄欖油意面(Aglio e Olio)”也不是。雖說意粉的儲存時間長,攜帶容易,飽腹感相當有保證,但在軍隊飯堂里的成品往往質量堪憂:要么煮得過久而變得像一大坨粘稠面糊,要么在露天廚房用廢油桶作炊具而使得面條沾染上濃烈的煤油味,要么就是醬料攪拌得不均勻導致有些人領取到的淡然無味、有些人盤子里的面條卻水淋淋地像一汪湯面——有經驗的士兵會懂得在打飯時避開隊伍的最前頭和最末尾,太早的味道會不好,太晚則口感十分欠妥。

image011.jpg

露天廚房專用50公升煮鍋,在意大利、匈牙利(右圖)、羅馬尼亞均有裝備,有一些甚至是用廢棄油桶改裝的。

image013.png

手持M30野戰餐具去打飯的“新羅馬”男兒們。

不管是營房,還是侵埃期間的步兵行囊,罐裝西紅柿的出場率非常的高。這種關頭是意大利人解決一切食材的法寶,即使再如何沒有做飯技巧的士兵都能用它改善食物口味。我們不清楚那個“北非意軍浪費飲用水煮面條”的段子真實性有多高,但通心粉、扁圓粉一類的散裝意面的確在北非戰役期間進行發放,等不到野戰廚房的部隊只得各自用飯盒烹煮再開啟西紅柿罐頭攪拌。

image015.jpg

復刻版的“RG”口糧罐裝意粉。

image016.jpg

VICE的編輯Mattia Salvia直播試食意軍面食罐頭的畫面。

image018.jpg

RG口糧內的意粉分兩種,一種像這樣是早已調好味的罐頭。

image020.jpg

而另一種則是原本的干意面,需要士兵親自煮食。

然而墨索里尼本人并不贊同用意粉充當營房主食和單兵口糧的做法(參考出處:“Rome 1925-1938: Mussolini’s Rustic Village”),他指責意面的制作時間過長,制作過程也太浪費水,且“讓意大利人民變得懶散和缺乏力氣”。不止這樣,意大利法西斯當局進行過大量工作以宣傳用水稻或者土豆取代意面的“好處”,但收效甚微。這背后實際上有著墨索里尼無法在不依賴進口的前提下解決小麥短缺的因素,為此他命人在意大利南部開墾新田種植杜倫麥(Durum wheat)以獲得粗粒小麥粉。同樣,這一計劃很快就因二戰爆發而不了了之。

image022.jpg

Vercelli的插秧女工,1945年。在意大利,水稻種植曾經很長時間被視作“踩泥巴的下等活”,也只有出身低微的女性愿意挨這個苦。

image024.jpg

試圖減低國民意粉食用率的墨索里尼在美國意裔口中得到了“Pasta Oppressor”的綽號。

原本戰前的意大利并沒有真正解決經濟及物質上的滯后,等1940年墨索里尼宣布加入納粹侵略法國的行動后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同年10月份起,意大利南部的軍營開始出現意粉庫存見空的情況。炊事單位拿不到足夠的面粉,向上反映得到的回應是“自己想辦法解決”。各部隊被迫自行集資收購高價面粉,再混合杜倫麥進行制作。靠近瑞士邊境的營區原本就以稻米為主食,因此受影響相對輕微,南部的駐軍則紛紛忍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

image026.jpg

57號戰俘營,關押著在北非俘虜的英聯邦士兵。

image028.jpg

57號營中的澳大利亞及新西蘭戰俘合照,注意最前面手中所持的意大利M30野戰飯盒菜格。

同樣位于南部Carpeneto區的57號戰俘營,關押著數百名在北非被俘的英聯邦戰俘。他們時常缺乏食物,餓得幾乎無法活動,連意大利看守也無意調集他們進行強制勞動。

一開始,戰俘們本能地認定意大利人在故意實施虐待,到后來才知道原來是該營地的駐軍自己也收不到補給(參考資料“Micheal Ross- The British Partisan”)。眾人駭然,一些戰俘決定逃獄向北前往瑞士,另一些人則決定加入當地游擊隊。那些決定留下的人在1943年初被轉送至緊挨Grupignano產量區的106號營,并得到了穩定的三餐供應。

 

前線

那么,效忠領袖閣下的勇敢士兵們該在哪里才吃到不會斷供的意粉呢?去前線的話也許運氣會好些,因為意大利的戰爭機器依然把前線所需的物資寫在備忘錄第一列。

image030.jpg

蘇聯戰場,1941年秋,協同納粹作戰的意大利仆從軍。

image032.jpg

在安齊奧作短暫休整的意軍傘兵。

當蘇德戰場上的納粹和紅軍學會了利用凌晨啟動野戰炊車以防炮擊,意大利仆從軍也學會了保證就餐安全的方法:到飯點前士兵們的單兵飯盒會統一集中,派人到野戰廚房的部署地點逐一盛滿——意粉、熱湯、蔬菜、面包片和蘸面包片用的橄欖油——再一路返回進行分發。這招至少在斯大林格勒戰役前、軸心國部隊橫渡頓河的階段很有用,到了后來就變成游擊隊員的練習移動靶。

image034.jpg

描繪意軍在斯大林格勒前線惡戰的畫作。

image036.jpg

整個北非戰役期間,意大利軍隊不斷飽嘗后勤被截斷的惡果。從畫面上俘虜的表情來看,他們貌似還挺慶幸自己投降了。

意大利人比其它軸心國部隊都重視飲料。用水稀釋過的紅酒、白葡萄酒、干邑、咖啡經常發放,各種水果罐頭、罐裝橄欖粒、蜜餞果仁等也會發放給剛上完一輪惡戰的部隊。北非戰場的意軍獲得的茶葉配額比本土要多得多,因茶水更加解渴,且能緩解氣候炎熱造成的電解質流失。

至于當以上的環節也無法保證時,就輪到部級單位里的“Razione Giornaliera(字面意思:日用口糧,下稱RG)”發揮作用了。

 

RG口糧

與英軍的“Compo”口糧類似,RG的定位是滿足十個人的24小時攝入所需。其包含的元件有肉食罐頭、水果罐頭、罐裝砂糖、湯罐、咖啡粉、餅干、意粉及搭配意粉用的醬料。

image038.jpg

Razione Giornaliera”全貌。

意軍后勤部門在開戰前總結過阿爾卑斯山地戰(1915~1918)的經驗,清楚肉類罐頭對長時間作戰時的重要性。專RG設置的罐裝肉共有6個餐譜,分別為沙丁魚、吞拿魚、牛肉、豬肉、火腿及雞肉,其中以魚肉的出現頻率最高,因為意大利境內的不少牧場都被改成了種植小麥的田地(還不是為了造意面唄……)。

image040.jpg

RG口糧的設計目的也包括出發前平均分發各兵員,然后很多軍需官根本不會認真照做。

RG同樣可以分散給各兵員用作快速突擊時的隨身口糧,供應軍官的版本會額外加上煙草和卷煙紙。最大的問題是后勤單位常因戰況混亂而隨隨便便地胡亂發放,士兵們很難真的獲得全套,不然就是要么一次獲得6罐沙丁魚,要么就是拿到的全是餅干。了解這點就不難理解為何總是有意大利士兵拿著罐頭魚到處找平民換東西了。

順便一句,1947年的美軍報告中對RG的匯總中提到其口味“說不上好,但也壞不到哪里去”,并很好奇地指出在德軍口糧里出現過的意式Mortadella肉腸卻不存在于意軍的餐譜里。

 

特殊目的口糧

Riserva(后備單位)和空降部隊的口糧統一歸納為“特殊目的口糧”,特點是全為能長期裝在行囊里不怎么管也不會出問題的食物:餅干、咖啡粉、砂糖、水果硬糖。

image042.jpg

“特殊目的口糧”。

趕赴前線的傘兵們則額外得到“傘兵口糧(Razione del Paracadutista)”,內容含有:

2份Razione Emergencia Quotiana(字面意思:日用緊急口糧),用谷物、干果和蔗糖壓制成的干糧棒,只能在作戰修整階段食用。

  • 1包葡萄糖含片。

  • 1包速溶咖啡。

  • 1包Caramella(咖啡口味的硬糖)。

  • 2根20克的巧克力棒。

image044.jpg

前線作戰階段的“傘兵口糧”。

軟禁過后得到斯科爾茲內營救的墨索里尼回到意大利北部組建“意大利社會共和國”,這段時間后仍效忠他的武裝所領取到的大部分都是“特殊目的口糧”了。關于二戰意軍吃進肚子里的東西說到這里就夠,接下來我們還得說到某個“榮譽提名”——

 

M30野戰飯盒

意大利在1943年9月份宣布轉投盟軍陣營后,納粹德軍便立即出動攻占其所在區域內的意軍倉庫,口糧、衣服、武器,包括野戰飯盒全都納入囊中。

image046.jpg

M30野戰飯盒,雖然工藝和設計都顯得很粗糙,卻被很多人反映使用體驗優于德國M31。

意軍1930式野戰飯盒長期以來得不到太多人的關注,但仔細研究德軍本土戰事的歷史愛好者會在很多照片里發現它的蹤影。

image048.jpg

被德軍繳獲的M30,移除了原先的握把并焊上捆扎帶通口。

image050.jpg

各種落入到德軍手中的M30飯盒。

image052.jpg

一名被關押在南非的意大利俘虜,在其飯盒上雕刻畫像來打發時間。

image054.jpg

到了戰爭末期,攜帶M30飯盒的德軍士兵并不少見。

M30飯盒的蓋罩(兼菜格)擁有一個非常簡易的鐵絲握把,看起來比德軍的M31飯盒要粗糙得多。戰爭后期愈發缺乏鋁材的德軍向士兵們發放了不少現有的M30,其中很多被拆掉握把并焊上了捆扎帶綁口。

下一期,我們了解一下衛國戰爭期間的蘇軍戰地伙食。w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相關推薦
    加載中...
通比牛牛手机版 安全的理财投资平台 青海十一选五全天开奖号 快乐双彩分析开奖图 幸运pc28蛋蛋预测 今晚福建36选7走势 彩票软件设计 股票涨跌由什么计算的 内蒙古古11选5开奖结果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正版 陕西11选5遗漏一定牛 九鼎期货配资 比较靠谱的理财平台 葡萄pk10软件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 公司给股票期权要不要 彩吧论坛